当前位置:上海同技汇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国学红楼猛中宝玉在房间睡觉,秦可卿让丫鬟看着猫儿狗儿打架是为何?
红楼猛中宝玉在房间睡觉,秦可卿让丫鬟看着猫儿狗儿打架是为何?
2022-11-25

秦可卿,是《红楼梦》中的人物,金陵十二钗之一。说起这个的话,各位一定都有所耳闻吧。

在贾家富贵时,贾宝玉一直过的是红袖添香,让天下男子都羡慕的好日子,黛玉、宝钗、袭人、晴雯……环伺在他周围的女孩个个钟灵毓秀。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,使他萌动青春荷尔蒙的,却是东府的蓉大奶奶秦可卿。

宁国府举办赏梅节,秦可卿为了安排好贾母、王夫人的大宝贝贾宝玉睡午觉,颇费了一番周折。

宝玉这位小叔叔虽年纪不大,但却性格清奇,不喜欢《燃藜图》中“人情练达即文章”的入世道理,单喜欢《海棠春睡图》里的香艳春色。于是秦可卿将他引进自己屋内有《海棠春睡图》的卧房安歇。在这里,宝玉梦中进入了太虚幻境……

卧房里,宝玉因喝了酒,很快进入了甜美梦乡,但在屋外,秦可卿却一点都不轻松,除了让荣宁两府的嬷嬷、丫环一大堆人在屋外照看,让宝玉的四大丫环袭人、媚人、晴雯、麝月贴身照顾,自己作为一个当家的奶奶,并未和贾母等人一起去参加赏梅游园活动,而是在宝玉卧房外,时刻关注着宝玉的动静。

贾母称秦可卿是重孙媳妇中第一个得意之人,秦可卿对宝玉午睡的安排果然百般周到,但其中有一个细节却颇为耐人寻味,在宝玉入睡前和睡梦中被吓醒结束太虚幻境的梦境,秦可卿两次嘱咐丫环们“看着猫儿狗儿打架”。

曹翁作《红楼梦》61万字,但没有一句多余的话,没有一个白写的字,所以才前后增删五次,批阅十年。而他特意在宝玉梦游太虚幻境这样重要的情节中,特特强调这句闲语,有何目的?“源易缘”认为这里隐藏有宁国府不能为外人道的丑陋家风。

一、宁国府丑闻:外客来访,秦可卿唯恐被发现的污秽丑事。

猫儿狗儿打架,在民间百姓中其实是有所指的:一是指它的本来意思,就是指宁国府院中的猫和狗等不受人拘束的动物吵闹。

秦可卿嘱咐让丫环们不仅做好自己的本分,照顾好宝玉这个外客的午睡,还要保证不要让这些猫狗等生灵打扰了宝玉的清梦。秦可卿为人体贴和温柔,如水流过石,润而无声,又百般周到,从此处就可见一斑。

“猫儿狗儿打架”的第二层意思,实际是指不和谐的事情和纠纷,甚至在民间是指动物发春和交配。

古代形容一个人有文化,说骂人不带脏字。老祖宗对一些丑事很难说出口,总会用一其他说法去借代,此处秦可卿说的“猫儿狗儿打架”其实有一种一语双关的效果。

秦可卿对宝玉如此周密的安排,其实除了她是一个极妥帖、百事周到的人外,更重要的是,她心里有心病:唯恐宝玉在宁国府这极为私密的场所,发现宁国府不愿被外人知道的隐秘。否则,秦可卿再周到妥帖,也不用在宝玉都睡觉了,秦可卿还在不远的地方时刻关注宝玉这边的情况。

那么,秦可卿担心宝玉这个荣国府的人知道什么呢?其实从后来宝玉的一个经历可以看出一些端倪。

第19回,正是过年的时候,宝玉受邀去宁国府看戏,因为曲目不合宝玉心意,他便往宁国府一个小书房里去看一幅美人画卷,不料却撞见自己的小厮茗烟,正和宁国府一个小丫头行云雨之事。宝玉十分震惊,吼茗烟说:“珍大爷知道,你是死是活。”随后让小丫头赶快离开。

这一件事非同小可,在堂堂国公府,茗烟一个二门上的小厮竟然可以长驱直入,进入后宅,还做这些在现代看来都有辱门风的事。宁国府的管理有多混乱可想而知。

正如柳湘莲在66回说的:“你们东府里,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,只怕连猫儿、狗儿都不干净。”

所以说,秦可卿时时防范的正是宁国府主仆上下游这些不堪入目的“猫狗之事”惊扰了宝玉,使宁国府的丑事败露。

二、贾珍哭诉长房无人是夸张之言?错,秦可卿是宁国府最后的白月光

有的读者可能会有疑问,既然宁国府的丑名在外,连不常在京里待着的柳湘莲都知道了,为何秦可卿还在隐瞒宝玉?

其实,整个《红楼梦》从头至尾是一个时间上渐进的过程,而从宝玉梦游太虚幻境起,贾珍才刚刚接手宁国府,而这之前,宁国府都是贾珍的爹贾敬在管。因此第5回宝玉梦游太虚幻境,宁国府才刚刚黑化,因为有秦可卿管家,她又是个十分妥帖和有廉耻的人,因此宁国府的丑事还尚在纸里包火的阶段。

宁国府的名声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人尽皆知的,“源易缘”认为应该是从秦可卿豪华葬礼过后。所以可以看到,在故事刚开始,荣国府的女眷们还经常到宁国府走动、联谊,而秦可卿死后不久,就只看到宁国府的女人尤氏等到荣国府,很少看到荣国府女眷到宁国府。

细究起来,秦可卿第一次嘱咐丫头谨防猫儿狗儿打架,和第二次说的意义是不一样的,而且大有玄机。

第一次是嘱咐丫头们将宝玉卧房外的环境搞好,不要让此类丑事出现在宝玉卧房周围让宝玉知道。从此可见,宁国府肮脏到什么程度,连一时片刻都难保安宁,连荣国府女眷在家做客,秦可卿也难保宁国府主仆上下没有此类丑事出现。

秦可卿的担心,恰好证明了宁国府的肮脏和混乱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,宁国府贾珍之流,在没有贾敬的约束后,奢靡败坏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。因此也更能理解贾珍在秦可卿葬礼上哀嚎:“长房无人了”,并非夸张之言,实在是秦可卿管理一日,宁国府至少还能勉强遮羞,秦可卿死后,宁国府更成了没有一丝正能量的蛆虫之窝。

第二次,宝玉从梦中惊醒大叫,书中说:“秦氏在外听见,连忙进来,一面说:‘丫环们,好生看着猫儿狗儿打架!’”。

为何秦可卿听到宝玉房中有动静,连忙进来,连宝玉发生啥情况都不知道,就说让丫环们看着猫儿狗儿打架?这其实是秦可卿的一种托词,也是她事先想好的说辞,因为宁国府家风已经败坏到难以为继的地步,防不胜防,如果宝玉发现什么特殊响动,秦可卿说“猫儿狗儿打架”,便可将丑事转化到没有知觉的动物身上,避免丑事外传。

从秦可卿第5回时的精神状态和管家能力上看,此时贾珍和秦可卿之间还是非常清白的,并没有猫狗之事,且连端倪都还没有,此时秦可卿作为管家奶奶,还在努力维持宁国府的面子。

可以说,此时的秦可卿在宁国府如此肮脏的环境里,还是一道难得的没有被污染的白月光。但俗语说,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,贾珍最终还是把秦可卿拖入到肮脏的境地里,以致兼有黛玉之风流婉转,宝钗之鲜艳妩媚的秦可卿,年纪轻轻上吊而死,让人无限惋惜。

其实,用猫狗来形容宁国府诸人,岂不是曹翁用诙谐语骂宁国府男子猫狗不如,畜生行径?

《红楼梦》是一部女人的挽歌,而首先进入薄命司的秦可卿,其命运的悲惨和不得已,是对富贵而不仁的贾家的控诉。秦可卿如此优秀女子的去世,宁国府最后一道白月光死在贾珍自己的手里,曹翁用精确的笔触刻画出富贵使人丧志的人性,给后世人敲响最震撼人心的警钟!